Saturday, 9 December 2017

Thursday, 30 November 2017

出賣朋友系列 - 金寶國會選區

當年在金寶助選,是很愉快的經歷。我本身是怡保人,金寶和務邊一帶,都有我的親朋戚友。當時我連續在桂花村和督亞冷兩個地方替火箭站台演,和群眾交流,這些都是美好的記憶,都收錄在《冷眼橫眉視頻第九集》中了,上 youtube 就找得到,我都沒刪。

好話完,翻轉豬肚,現在翻臉抽後腿。

金寶國會選區,本來是火箭傳奇范俊登的,後來范反出火箭,換上了一個大隻講魏添鳳,過後再來一個 James Wong,結果居民厭倦了火箭的大隻講作風,金寶就落在馬華丘思東手裏。

丘思東三屆,李志亮一屆,505的時候,金寶總共經歷了四屆的馬華議員,已經是名副其實的『馬華強區』。就連火箭人也忘了以前這裏是火箭區。

在助選的時候,交了許多火箭朋友。我駭然發現,整個火箭瀰漫著一股『輸定了』的氣氛,四屆馬華下來,火箭根本沒有用心耕耘金寶國會議席,沒想過要贏要拼。只是在大選之前,找個擺得出來(如醫生)的砲灰去頂,因為『李志亮很強,沒得打的,反正輸定的』。這些話,都是金寶的火箭基層

那次的砲灰是許崇信醫生,著名心臟專科。比起南馬有些要上陣才填入黨表格的『專業人士』天兵,許醫生早就是黨員。他是一個正直的人,紅毛作風,但是,他沒想過要贏,他沒打算改變全職醫生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個兼職政治工作者,他以為只是挨義氣替行動黨頂一次的大選,費事讓李志亮不勞而獲而已。

結果他贏了,就像許多505 的灰色區那樣,反風太強,許多沒有基層的天兵,都紛紛獲勝。獲勝後的許醫生驚駭得有點不知所措,過後才慢慢調整生活,學習如何做一個代議士 。他許多文告,尤其是中文的,都是小白的馬仔代發的。

這就是火箭一貫的作風,平時選區荒廢不耕耘,大選時找個人上,群眾大會歇斯底里吶喊,過後風過水無痕。盤踞我家怡保多年的胖子蘇建祥,就是另一個典型的大隻講。

所以,金寶國會,李志亮原區守土,馬華狗記得,千萬不要換人。李志亮是當地人,和居民關係很好,近來我在桂花村聽到的風聲是,『還是以前李生好。』所以你們在拉票時要懂得如何打毒針。許醫生的根本地不在金寶,而在怡保,所以他其實很難兼顧。

怡保的朋友驚呆了吧?為何我寫這篇啊?就是報復火箭狗的拉黑啊!我要我的火箭朋友知道,我抽你後腿,是因為火箭狗拉黑我。你無辜?記住,鬥爭沒有無辜者。世界歷史最無辜的其中一群人,就是廣島長崎原爆死者,但是他們不死,小日本就不投降。

我們戶口被火箭狗拉黑的時候,我在火箭裡的朋友,也沒出聲啊! 對不對?你恨我嗎?那你就要連火箭狗一起恨咯!呵呵。

#願以此功德迴向火箭狗
#願火箭狗生生世世投胎畜生道

Monday, 27 November 2017

火箭睡覺議員的模式


許多火箭習慣了在華人區輕易中選當議員,然後被要求做事情時就自己還沒當中央政府,辦不到。所以議員他們要做,做了議員還要以在野身分撒野,扮可憐,然後要求那些在該選區『在野』的馬華負責,就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,不停訴諸悲情以中選,中選後不用做事,一直喊口號訴諸悲情,一直消費在野的地位,明明進了議會,還是可以睡覺。
這些,在經濟條件較好的華人集中區,尤其市區,十分明顯。

Sunday, 22 October 2017

馬來西亞面子書的真相

你們真以為你們面子書的留言和貼文都是美國審核的?不,是一間稱為 Accenture 的公司負責審核的。 

Accenture,以前稱為 Anderson Consulting,負責面子書在大馬,新加坡,香港等的審核工作,承包的單位就是大馬的 Accenture,在首都Pavilion 12樓。

而只要是本地人做,就有可能有政治​​立場而導致徇私,或者,就有可能被收買。一向來我們都不明白,為何我們投訴火箭狗的沒有下文,但是火箭狗舉報我們的都中?

最過分的,是我已經被隱藏了的專頁中一篇三年前的文章,竟然被舉報。這是不可思議的。一篇已經被隱藏了的文章,除了我,還有誰看到?而且還是三年前的?

自從我在10 18日於面子書揭露 Accenture 是審核的公司後,很奇怪的,我們試驗性對丘光耀的舉報突然都有了回應,他的貼文也開始被刪。這些在之前都是不可想像的。

但是我們還是不滿意,因為,在大馬Accenture 辦公室那個鬼還沒被揪出來。

面子書必須保證給本地社稷一個沒有政治干涉的空間,Accenture 的合約必須被取消,整個負責 data review 的部門必須被炒掉,以確保一個乾淨的網絡空間。

Monday, 9 October 2017

FB 被刪貼文

很奇怪,這些貼文過了這麼久,我都忘了,現在才來舉報,難道中華膠真的去掃描人家的網頁?這不是替我打廣告了?







Wednesday, 27 September 2017

宗教凌駕法律:得寸進尺

非回教徒喝酒,原本於回教徒權益無損。喝酒嘛,想喝的可以喝,不想喝的就別喝,怎麼犯著人了?

又比如,我小時候開齋節可以在馬來朋友面前吃東西,我吃,他不吃,還一起拿齋戒來開玩笑。我吃,他尊重我,他不吃,我尊重他,何來冒犯?為何現在非回教徒不吃才是政治正確?

再舉一個例子。其實華小的存在,根本對馬來特權構不成威脅,我們讀華小的,是被隔離在主流外的二等公民,無論成績如何標青,照樣被固打制篩下來。但是巫統還是要打壓?為什麼?

一切打壓的真正意圖是,提醒你們誰是老大,讓你們習慣於屈服。

在種族與宗教特權實行了近五十年的今天,在國民日益失去競爭力,和國際軌的情況下,有人企圖用這類方法的贏得民族自尊,和精神上的勝利。

那非回教徒在憲法下的權益呢?我們的法律呢?為何法律在宗教霸權下如同虛設?針對這荒唐的現象,朝野皆無人做針對性的抗爭,而任由宗教凌駕國會,那麼我們還投票來做麼?

在啤酒節的課題上,馬華一貫的扮演其巫統僕人角色,認同啤酒節可引來 IS 襲擊的荒唐藉口。而希盟成員誠信黨則如同宗教局代言人,贊成禁令;土團黨至截稿為止還未出聲,州務大臣阿茲敏先了雪州『只要遵循法律』就可以舉辦,後來又要告媒體扭曲他談話。而林冠英在檳城的中元節晚宴,對著華社揶揄了國陣政府幾句。

但對著華社罵政府,『在檳城你可以喝酒』,是關起門來作秀自己爽而已。在討好馬來人的大前提下,根本沒有人替非回教徒做關鍵性的抗爭。

什麼是關鍵性抗爭?就是在野黨聯盟的全部成員黨,以維護憲法的大方向出發,捍衛全體國民在憲法下的權益,闡明司法不得被宗教超越,民權不能被宗教凌虐。這才是關鍵性的大局,大方向!

現在宗教局比警察還兇,法律形同虛設,生活得不愉快的回教徒用宗教來痲痹自己,而非回教徒則活在恐懼中,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。我們不能『要喝可以在家喝』或『要喝去酒吧喝到咯』來自我安慰。禁啤酒節的下一步,是否就是禁賣啤酒?再不吵,是否以後開齋節全民都要齋戒?再不站穩立場,是否以後全部婦女出門要戴頭巾?

現在連楊巧雙出版的自傳都被莫名其妙的被成是宣揚基督教,很明顯的是有人得寸進尺,在試水溫。而我們一直退讓和沈默的結果,就是權益逐步被侵蝕。對於宗教侵犯民權和凌駕法律,朝野似乎有共識,國陣默許,希盟迴避。

如再沒有人替我們鬥爭,你們可有想過20年後的情景?

2017927日刊登於中國報人人咖啡店

Monday, 25 September 2017

豬哥 FB 禁文-我國進步人士的虛偽


回撚說禁止LGBT團體進大馬,蘭花指妹子沒有出聲的?

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?自己的菊花都維護不了,還去扮嗮野去愛羅興亞回撚?

可惜方丈(戶口)圓寂了,否則我可以看到他tag回撚說,這是回教對同性戀的打壓,回教徒出來說幾句。

之前那些拿光環的『進步人士』,口口聲聲說我們不要因為回教霸權,而不去聲援羅興亞人,因為回到最初,他們還是『人』。好感動。

那麼LGBT的基佬、基婆、阿瓜等,不知道對這些『進步人士』來說,回到最初,是不是『人』咧?你什麼時候看到方丈扭曲說(其實是事實)回教徒打壓同性戀團體?

你什麼時候看到那些口口聲聲說去愛遠在緬甸羅興亞回撚的『進步青年』,敢高調聲援近在眼前的同性戀群體?包括大部分阿瓜是他們口口聲聲要愛的馬來人?

沒有對嗎?

全部鵪鵪鶉鶉,不敢對馬鏟說,屎忽鬼也是人呀,最低的底線,要愛人呀。

如果回教教義不阻止異教徒喝酒,不知道熄燈文人動不動回教教義對同性戀者的立場呢?

再不了,學方丈玩自關戶口,當沒有事發生,等風頭過了,再開戶口,回來屈你們佛教徒是恐怖分子,嘻嘻。

進步青年喔~人權工作者喔~身為人的底線喔~咩又是看馬鏟來含的雞。

And the best part is,當蘭花指妹子跑去緬甸幫助羅興亞回撚時,有人大喊:that motherfucker is a fucking gay!然後羅興亞回撚留來對付緬甸方丈的手榴彈,為了上天堂屌蘿莉,先炸基佬。嘻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