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14 February 2018

點解要投廢票


上次英文視頻對馬來的,果有火箭低端人類說華倒提醒了我要做視頻給華社。請廣傳給你家的 uncle antie何要投票。


Friday, 9 February 2018

Why do we need GST & why Chinese must support it?

知道了有馬來人看我的視頻,就藉著消費稅帶出我的中心思想。因為總算有馬來人聽我說這些話。

也是寫了十年的總結。人家說八字大運有十年,我寫了十年,也許是寫文章的這個大運終結交代。受不受得了是他們的事了。


Tuesday, 30 January 2018

奴才的咆哮 - 反廢票

這幾天,令我驚訝的不是廢票論越演越熱,而是反廢票的在野黨和一眾支持者完全本末倒置,繼續譴責廢票和恐嚇選民,明如果不投票國家就會怎樣怎樣,可是就沒有人去認真回應廢票論者的要求。

對,這些譴責,衊,標籤的人,全部都懂,今天喊廢票的人,都是當年投在野黨的人。他們堅信,票,是罵得回來的。

含淚投在野黨,是華社自我奴化的一種精彩表演。反正對執政黨不敢罵不敢要求,投個在野黨,猶如夢裡打飛機,早上一褲子遺精就心安理得。

華社的奴才 DNA 表現得最出色的當然是華團,當年因『訴求』事件被巫青團上門的雪華堂,今天在始作俑罪犯老馬的面前,不敢提出要老馬再答應一次訴求,而是全部對著老馬跪下,求大家別投廢票。真是一群子養的,雪華堂改稱麗春堂好了。

至於那些繼續把我們和納吉扯上關係的人,這麼做只有兩個道理:

一來無話可,眾在野黨理虧,明知道老馬信不過且罪狀罄竹難書,還是含了上去。所以只有標籤我們,畢竟他們也只有馬華可罵了。

二來腦袋簡單,只看到輸贏,『投廢票就是納吉贏』,然後聲嘶力竭的張開狗嘴:『你真的要納吉贏嗎?哈?』

喔,納吉贏又怎樣?對華社,有分別嗎?選你對我沒好處,我為何讓你贏?我又沒睡過你妹!我不投納吉,你就要笑了,傻嗨打靶仔,『納吉贏』不會成為我的道德綑綁的!

廢票,是人民的憤怒和無奈,還有民主力量的展現。民主,最基本來,就是用選票威脅政客替我們做事的制度。火箭不懂,粉絲不懂,因為都是共黨。

當劉鎮東的馬來海嘯論變成了馬來廢票,連馬來都沒有的時候,網絡上的謊言就開始散播,從狗嘴教授投廢票會被警察抓,到製造 WhatsApp 音頻散播謠言,孟加拉人會投票叫人打孟加拉外勞,還說『別打死』,呵呵呵呵。馬華狗又有報警的差事好做了。

有本事的打嘉馬的紅衫軍啦!孬種。

廢票雖說是我們提出,但是只是突出了問題所在而已。 不滿的情緒卻是一早在民間醞釀。法家不過做導洪工作,給個洩口,使大家明白原來還可以這麼做。

但是,明明上流崩霸,洪流近在眉睫,政客仍舊選擇對轉身著樹影狂吠。到全部被沖走,做落水狗時,又要怪人家落井下石了。

Saturday, 9 December 2017

Thursday, 30 November 2017

出賣朋友系列 - 金寶國會選區

當年在金寶助選,是很愉快的經歷。我本身是怡保人,金寶和務邊一帶,都有我的親朋戚友。當時我連續在桂花村和督亞冷兩個地方替火箭站台演,和群眾交流,這些都是美好的記憶,都收錄在《冷眼橫眉視頻第九集》中了,上 youtube 就找得到,我都沒刪。

好話完,翻轉豬肚,現在翻臉抽後腿。

金寶國會選區,本來是火箭傳奇范俊登的,後來范反出火箭,換上了一個大隻講魏添鳳,過後再來一個 James Wong,結果居民厭倦了火箭的大隻講作風,金寶就落在馬華丘思東手裏。

丘思東三屆,李志亮一屆,505的時候,金寶總共經歷了四屆的馬華議員,已經是名副其實的『馬華強區』。就連火箭人也忘了以前這裏是火箭區。

在助選的時候,交了許多火箭朋友。我駭然發現,整個火箭瀰漫著一股『輸定了』的氣氛,四屆馬華下來,火箭根本沒有用心耕耘金寶國會議席,沒想過要贏要拼。只是在大選之前,找個擺得出來(如醫生)的砲灰去頂,因為『李志亮很強,沒得打的,反正輸定的』。這些話,都是金寶的火箭基層

那次的砲灰是許崇信醫生,著名心臟專科。比起南馬有些要上陣才填入黨表格的『專業人士』天兵,許醫生早就是黨員。他是一個正直的人,紅毛作風,但是,他沒想過要贏,他沒打算改變全職醫生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個兼職政治工作者,他以為只是挨義氣替行動黨頂一次的大選,費事讓李志亮不勞而獲而已。

結果他贏了,就像許多505 的灰色區那樣,反風太強,許多沒有基層的天兵,都紛紛獲勝。獲勝後的許醫生驚駭得有點不知所措,過後才慢慢調整生活,學習如何做一個代議士 。他許多文告,尤其是中文的,都是小白的馬仔代發的。

這就是火箭一貫的作風,平時選區荒廢不耕耘,大選時找個人上,群眾大會歇斯底里吶喊,過後風過水無痕。盤踞我家怡保多年的胖子蘇建祥,就是另一個典型的大隻講。

所以,金寶國會,李志亮原區守土,馬華狗記得,千萬不要換人。李志亮是當地人,和居民關係很好,近來我在桂花村聽到的風聲是,『還是以前李生好。』所以你們在拉票時要懂得如何打毒針。許醫生的根本地不在金寶,而在怡保,所以他其實很難兼顧。

怡保的朋友驚呆了吧?為何我寫這篇啊?就是報復火箭狗的拉黑啊!我要我的火箭朋友知道,我抽你後腿,是因為火箭狗拉黑我。你無辜?記住,鬥爭沒有無辜者。世界歷史最無辜的其中一群人,就是廣島長崎原爆死者,但是他們不死,小日本就不投降。

我們戶口被火箭狗拉黑的時候,我在火箭裡的朋友,也沒出聲啊! 對不對?你恨我嗎?那你就要連火箭狗一起恨咯!呵呵。

#願以此功德迴向火箭狗
#願火箭狗生生世世投胎畜生道

Monday, 27 November 2017

火箭睡覺議員的模式


許多火箭習慣了在華人區輕易中選當議員,然後被要求做事情時就自己還沒當中央政府,辦不到。所以議員他們要做,做了議員還要以在野身分撒野,扮可憐,然後要求那些在該選區『在野』的馬華負責,就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,不停訴諸悲情以中選,中選後不用做事,一直喊口號訴諸悲情,一直消費在野的地位,明明進了議會,還是可以睡覺。
這些,在經濟條件較好的華人集中區,尤其市區,十分明顯。

Sunday, 22 October 2017

馬來西亞面子書的真相

你們真以為你們面子書的留言和貼文都是美國審核的?不,是一間稱為 Accenture 的公司負責審核的。 

Accenture,以前稱為 Anderson Consulting,負責面子書在大馬,新加坡,香港等的審核工作,承包的單位就是大馬的 Accenture,在首都Pavilion 12樓。

而只要是本地人做,就有可能有政治​​立場而導致徇私,或者,就有可能被收買。一向來我們都不明白,為何我們投訴火箭狗的沒有下文,但是火箭狗舉報我們的都中?

最過分的,是我已經被隱藏了的專頁中一篇三年前的文章,竟然被舉報。這是不可思議的。一篇已經被隱藏了的文章,除了我,還有誰看到?而且還是三年前的?

自從我在10 18日於面子書揭露 Accenture 是審核的公司後,很奇怪的,我們試驗性對丘光耀的舉報突然都有了回應,他的貼文也開始被刪。這些在之前都是不可想像的。

但是我們還是不滿意,因為,在大馬Accenture 辦公室那個鬼還沒被揪出來。

面子書必須保證給本地社稷一個沒有政治干涉的空間,Accenture 的合約必須被取消,整個負責 data review 的部門必須被炒掉,以確保一個乾淨的網絡空間。